认清自己,放弃幻想

♦认清自己,放弃幻想

如今所有中产阶级都乐于声讨“智商税”,但不知道最大的智商税或者认知陷阱,就是中产阶级这个定义本身。

人们为维持中产阶级的身份认同,而不断付出的一切成本,其实就是焦虑的主要来源。为了支付门票成本,中产阶级需要不断的工作和赚钱,这些收入并没有令身心更自由,反而成为攀爬社会金字塔的新动力,如同抱薪救火。

在今年所有的“失业即崩塌”悲剧中,那些悲剧家庭都属于或接近这个状态——将主要收入都用来维系更精致的生活,高收入来源一旦失去,家庭就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。

究竟是什么给了大家底气,以为自己远高于国民平均水平的收入可以长期维持?是马云们长得慈眉善目吗?又是什么让人们理直气壮地不为自己可能凄凉的晚景做打算?难道不知道如果没有财政补贴,早就有二十几个省的养老保险处于亏空状态了?

三十年的和平周期和近十年的飞速发展,让太多人误以为自己并非凡俗,既天资聪颖又生逢盛世,更由于这波技术红利精准作用于理工科男性,激发出一些“强国价值观”也就不足为奇。

惟愿梦醒时分,摔得不要太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