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

我上海的亲戚50后,几兄弟开个小厂被政府拆迁,拿到几百万拆迁款,退休不干了,想折腾投资理财,结果中了内环线写字楼贵金属期货公司的陷阱,损失百万资金.
我接到过无数的诈骗推销电话,北到北京天津,西到成都重庆,南到深圳广州,最多的还是上海打来的,反正都是大城市的区号,大城市现在都玩金融诈骗的高端产业了,不屑于干实体经济了.

 

@超重的邓天使: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姐,毕业以后当律师了,后来找了个花旗银行的小职员结婚了,最近两年,因为非法集资,涉嫌诈骗,被抓了,我伯伯卖了武汉的一套房,硬是没有把她弄出来,估计是涉案金额太大。。。。。之前我爸爸还一直拿我跟她比,看看人家,在上海有两套房什么的??现在呢?